网上杠杆炒股开户_正规杠杆炒股_安全杠杆炒股平台
game show 安全杠杆炒股平台
你的位置:网上杠杆炒股开户_正规杠杆炒股_安全杠杆炒股平台 > 安全杠杆炒股平台 > 二战日本女子多疯狂?为了激励丈夫去中国侵略,新婚妻子深夜自杀
二战日本女子多疯狂?为了激励丈夫去中国侵略,新婚妻子深夜自杀

2024-02-02 06:38    点击次数:150


  

这是一次千金难买的出征,你高高兴兴地去吧!如果不幸被支那兵抓住的话,你就剖腹自杀!因为我有三个儿子,死你一个没有关系。

看到这样冷酷的话语,你大概会认为“能够说出这种话的一定不是亲妈”吧?

你猜错了,这些话还真是一个母亲对自己即将出征的亲生儿子说的。儿子名叫东史郎,是侵华日军第16师团20联队士兵,1937年参加了侵华战争和南京大屠杀。战后,人性复苏的东史郎悔恨自己当年在中国所犯下的罪恶,真诚地向中国人民谢罪,并勇敢地公开了自己的战时日记,揭露日军的暴行。在日记中,他记下了出征时和母亲告别的情景:

九月一日,母亲和重一来与我告别,我们在旅馆楼上相见。母亲很冷静,重一也很冷静。接着,母亲说:“这是一次千金难买的出征,你高高兴兴地去吧!如果不幸被支那兵抓住的话,你就剖腹自杀!因为我有三个儿子,死你一个没有关系。”接着,她送给我一把刻着文字的匕首。

儿子出征,做母亲的没有生离死别的痛苦,没有泪流满面的不舍,反而冷静地要求儿子高高兴兴地赴死,还送给儿子匕首用于自杀,着实让人匪夷所思,你大概会认为这个母亲是个另类吧。可还真不是,在那个年代,这样的事情多到日本人已经习以为常,下面这件事才真正骇人听闻,轰动了整个日本。

事情发生在1931年。“九·一八”事变后,日军大阪步兵第37联队的井上清一中尉接到了出征中国东北的命令,他新婚还不到一个月,和妻子千代子感情很好,对即将到来的离别闷闷不乐,甚至产生了厌战情绪。为了不让丈夫因为自己丧失战斗意志,无牵无挂地去侵略中国,井上千代子竟然在丈夫出征的前夜割颈自杀,还留下了一封激励丈夫斗志的遗书。

遗书写道:

尊敬的大人:我很高兴能在您出征前的一天,先离开这个世界,这样您就不会担心以后的事情了。我会一直守护大家,请您也好好为国家效劳……满洲是一个寒冷的地方,我很担心您的肠胃不太好,所以千万注意不要受凉。

四十日元,封在地上的信封里。

祝您成功。为您祈福。

妻。

井上清一与千代子结婚照

《大阪每日新闻》整版报道了这件事,立刻轰动了全日本,一夜之间,千代子成了“发扬日本妇德的光辉典范”。这件事不但被日本各个媒体大肆渲染,还被拍成了电影《死亡饯别》,影片风靡了日本列岛,又被送往前线放映。甚至连日本皇后都亲临她的“遗德显彰会”,盛赞她是“昭和烈女”,称她的死让“所有皇国军人大受感动,出征将士士气大振”。

《大阪每日新闻》的报道

44岁的安田夫人是大阪的一个家庭主妇,也是井上清一和千代子的媒人,她借此机会成立了“大日本国防妇人会”,该组织的口号是“国防从厨房开始”,以此来呼吁妇女们走出厨房,走出家庭,为国家尽力。

国防妇人会的服装是象征家庭主妇的白色围裙,斜背写有大日本国防妇人会的白色宽带

该组织一经成立,立刻吸引无数日本妇女狂热地加入进来,她们积极从事宣传、慰问等活动,一面给日本军人以精神慰藉,一面向国民灌输军国主义思想。

国防妇人会慰问士兵

1932年“一·二八”淞沪抗战爆发, 2月20日,日本海军陆战队在进攻庙行时,为了打开突破口,三个日本兵抱着炸弹,以自杀式攻击炸开了中国军队设置的铁丝网,成了轰动日本的“炸弹三勇士”。

国防妇人会立刻行动起来,她们募捐为“三勇士”竖起了铜像,又在各地组织街村葬礼,宣传“三勇士”的“英雄事迹”,并借此向国民灌输武士道精神和军国主义思想。

成立仅仅两年时间,国防妇人会的成员就达到了60万,到七七事变前更扩大到458万。1942年,国防妇人会与其他妇女组织合并为“大日本妇人会”,其人数几乎达到了一千万之多。

在这些宣传和鼓励下,越来越多的日本妇女走出家庭,狂热地为军国主义奉献自我:有的为了鼓励士兵英勇战斗,突击嫁给即将出征的士兵;有的为了支持战争,投身军工生产;更有甚者,为了慰藉前线的军人,奉献出自己的身体……二战时日本涌现出无数的“军国之母”、“军国之妻”、“军国少女”,为日本兵在前方进行侵略战争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。

与即将出征的士兵举行婚礼的年轻妇女

投身军工生产的日本妇女

参加军事训练的日本妇女

日本妇女在街头为士兵缝制千人针,据说这东西可以避弹

正在军队慰问演出的日本妇女

以自杀来勉励军人的日本妇女并不只有井上千代子, 1940年11月23日,22岁的藤田多美子前往茨城县茨城郡吉田村,参加陆军航空通讯飞行学校的成立大会,4天后,她留下了两封遗书,然后在飞行学校校园内跳井自杀。遗书一封给家人,一封给“吉田航空通信学校各位空中勇士们”,她在后一封遗书中写道,《燃烧的天空》(反映日本空军的电影)让她非常感动。“那电影与眼前在战场上活跃的陆海空军人的身影在眼前相互映照,我强烈感到女性的生命简直贱不足惜。此时站在贵校成立大会的一角,领略了伟大的空军阵容……我愿牺牲自己的生命来祈祷吉田学校无一人牺牲。今晚我特地来到这里献上我的生命。”

据说在日本靖国神社供奉的246万个亡灵中,有57000多名女性,大多是“大东亚圣战”中志愿为天皇捐躯的“昭和烈女”。她们的行为在我们看来简直不可理喻,可在当时的日本,却实实在在对侵略军起到了激励作用。和母亲分别后的东史郎就在他的日记里写下了这样的话:

母亲的话让我多么高兴。我觉得母亲特别的伟大。没有比这时更知道母亲的伟大了。于是,我在心中坚定地发誓——我要欣然赴死!

而被妻子以死来激励的井上清一呢?

根据《大阪朝日新闻》的报道,井上清一没有因为妻子的自杀而推迟行期,他拒绝了部队长官让他留下处理后事、延期前往“满洲”的建议,第二天就和部队一起出发了,当时有无数日本人专程去为他送行。

在登上驶往中国的军舰前,他说道:“面对妻子的死去,我也不期盼着生还了。我要恪守优秀军人的本分。”不但他不打算生还,就是他所在的联队也立下了“我们不再活着回来”的誓言。由此可见,井上千代子的疯狂行为不仅激励了她的丈夫,对于其他官兵也起到了很大的鼓舞作用。

井上清一确实没有辜负千代子的期望,1932年3月,井上清一所在的联队完成任务被调回日本国内。但他拒绝回去,继续留在了东北。同年9月16日,日本守备队在抚顺的平顶山村用机枪扫射手无寸铁的村民,杀死3000余名无辜百姓(其中三分之二是妇女儿童),制造了震惊中外的“平顶山惨案”,带队的军官就是井上清一。

满铁东京抚顺会编印的《抚顺煤矿终战记》证实了这件事:

“当时抚顺守备队长是川上大尉,但在袭击当天是另一位中尉值班,对平顶山村民的报复性屠杀应该就是他下达的命令。这位中尉的妻子在丈夫出发前自杀了。”

由于与生俱来的母性,妇女从来都是反战的主力军,然而这些日本妇女不但支持国家发动侵略战争,还积极呐喊助威,卖命出力,是因为不知道她们所支持的战争的本质吗?

先来看看《东京日日新闻》的记者浅海、铃木在1937年12月写的一篇报道《百人斩超记录》,其中有这样一段文字:

以南京为目标的“百人斩竞赛”这样少见竞争的参与者片桐部队的勇士向井敏明、野田毅两少尉,在十日的紫金山攻略战中的对战成绩为一百零六对一百零五。十日中午,两个少尉拿着刀刃残缺不全的日本刀见面了。

野田:“喂,我斩了一百零五了,你呢?”

向井:“我一百零六了!”

两少尉:“啊哈哈哈……”

结果是谁先砍了一百人都不去问了,“算作平手游戏吧,再重新砍一百五十人怎么样?”两人的意见一致了,十一日起,一百五十人斩的竞争就要开始了。

《东京日日新闻》的百人斩照片

相信只要还有一丝人性的人看了这样的兽行,一定会良心不安而予以谴责,可是当时的日本妇女是怎么看待它们(笔者实在不能把这两只禽兽当作人,所以用了“它们”两个字,以后同此)的呢?她们不但把这两个魔鬼当做“英雄”予以崇拜,许多年轻妇女甚至对它们产生了爱慕之情,想要嫁给它们呢。

所以,这些日本妇女对她们的男人在海外的暴行是清楚的,但她们非但没有劝阻,反而竭尽全力鼓励他们,她们对战争所起的作用不亚于那些在邻国作恶多端的鬼子兵,完完全全就是助纣为虐。

只是,当日本战败投降之后,想起死在战场上的丈夫、兄弟、恋人以及其他亲人,想起曾经鼓励他们去慷慨赴死的时候,这些狂热支持战争的日本妇女心里可会有一丝后悔?如果她们没有死于美国人的凝固汽油弹和原子弹的轰炸的话。